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施明强 > 蚂蚁上市波折揭示中国金融发展的矛盾和趋势

蚂蚁上市波折揭示中国金融发展的矛盾和趋势

 

一、金融在中国国情下的姿态?

 

      注:本节的描述进行哲学式思考有利于本文理解。

 

      金融的社会核心功能是全社会资金的分配效率以及经营风险所需的回报率均衡。通俗的说法:1.金融业态的存在是服务社会与经济的价值定位;2.金融核心功能是调节全社会的资金有效分配和流动,提高价值的创造和传递的效率;3.金融因募自社会用之社会就需要信用保证和经营风险而具备杠杆的特征;4.金融杠杆和风险经营的回报必须与社会职能创造的平均价值相匹配,过高就成为全社会价值收割机,低了就导致金融功能失效或崩塌。

     蚂蚁事件只是中国金融发展变革的一个注脚,它的意义远超过讨论其上市波折、市值大小以及监管矛盾,它揭示了在中国伟大复兴的当下和未来,国家意志对金融行业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功能定位、发展方向和调控决心。由于金融系统本身的复杂性和社会影响的重要性,无法全面细致的进行计划,主要还是借助宏观调控的抓手定发展方向,设置路径,调控平衡,政策疏导;借助市场化竞争进行效率调节,淘汰和进化,所以就导致了在某一刻时空中存在管理盲区、效率错配的暂时忍让以及衍生出的套利机会,如果认为这些都是必然的发展规律甚至认为这些是一成不变的就将导致类似机构破产和蚂蚁事件等发生。所有金融监管和从业者都需理解金融发展的规律以及中国需要金融业的社会功能,才能使得我们为中国金融发展进化和中国经济发展做出金融人应该有的价值创造和贡献。

 

二、蚂蚁上市风波的时间线

 

      过去的几天,发生在金融业的事情影响巨大,金融委会议,四部门约谈蚂蚁,小贷政策意见稿出台,上市暂缓 。再往前看一周老马在外滩会议高呼确定了蚂蚁以中国第一股市值即将登陆科创板。蚂蚁上市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舆论,讨论焦点在于市值的大,杠杠的高,监管矛盾、证券市场监管机制。不经要问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几天时间内会引起如此大的连锁反应,毕竟蚂蚁运行这么久了,监管部门也运行这么久了,蚂蚁上市也是国家监管机构参与和审批的,如果征求意见稿出台导致的,那么金融控股集团管理办法9月份出台时监管应该就知悉小贷政策要落地,不至于在最后一刻让各方难看。

   

     有两件事与事件发酵的化学反应密切相关,第一、前几天中央金融委会议召开,第二、老马为蚂蚁定价和造势而在外滩金融论坛的振臂一呼。老马的惯常运作手法踢到了国家政策最核心意志的铁板。在当前的环境背景下的主逻辑:社会运行需要经济压仓,经济需要金融支撑,而今天的金融环境和系统性风险问题需要更加小心翼翼的处理,不能让它成为经济和社会的潘多拉,所以过去几年在金融业兴风作浪的几大系都被国家意志规范了。从当前金融系统的状况来看,金融对社会和经济稳定的影响巨大,系统性金融风险还未完全化解,国家在金融全面改革已经明确了方向并着手实施,在国家管理的层面来看,中国不能也无法承受再来一次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式创新了,至少在系统性风险和经济发展未稳定的未来一段时间是经不起无目标的概念创新了,窗口已经关闭了,中国只有回归到沿着顶层设计路线可靠稳妥的推进改革也将能实现金融功能的有效发挥。如果把时间线拉回13年,互联网+金融业的概念式创新所导致的今天结果是非常惨痛的,其他行业可以概念式创新,至少违背金融自身规律的创新的代价过于大了,马云的外滩演说与13,14年的影响国家政策的互联网大佬的演说拉通来看没有任何新意,只是在当下的时空中,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套路和套利的韭菜和政策收割思维该要变了。

 

三、为什么一切都应该变化了呢?

 

      显然过去的金融监管核心问题是在于烟囱式监管的协同性不足与金融是系统性的特征存在矛盾,导致了监管盲区和套利博弈的空间,之前金融委成立以及银保监合并就意味在国家意志层面显示了提升全金融业态管理的协同性和掌控性的决心,这是宏观调控需要国家意志以及行业发展矛盾都是是客观存在,不容忽视。

 

      蚂蚁代表的新金融也好,金融科技也好,财报一公开,信贷本质的利差暴利,叠加上杠杠操作,更加放大了金融作为社会价值收割机的本色。蚂蚁有他冤屈的地方在于在一个赛场里对手太弱太懒,烟囱式监管不对称,流量和数据的垄断助推了套利的欲望,这是作为资本化和商业化企业的本能,合法不合规尽然也能干了这么久也是挺奇葩的,烟囱式监管和多元化监管的弊端拖久。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太需要顶层思想、指导思想和路径思想了,从整个产业全链路的决策者的思维都需要改变,而当前客观现实环境最需要变的两者就是监管部门的长官和银行的长官,他们决定了金融业改革的快慢和好坏,也许再过5到10年中国监管和法律日趋完善,银行公司化治理市场化到来,金融业的发展就不依赖于长官意志了,而是宏观调控和市场化两只手驱动着我们金融发挥该有的核心功能。

 

       事实证明,过去新、老金融的发展基本没有达到国家经济需要它最应该实现的功能,即货币分配均衡和融资成本下降。更加关键的是即没有实现核心功能,老金融满是地雷,新金融不断加大居民杠杠,他在次要方面做了贡献,在核心功能上毫无建树甚至实际不断给社会加压。这应该是问题的本质了。还有一个问题,中国已经明确要脱虚向实,硬核科技向上,蚂蚁第一股的地位,技术上并没有让我们脱离欧美的某些技术制肘,在金融上也并没有改变其社会价值收割机的状况,它以这样的股价上市意味着披着应用科技的壳套上金融的骨架的新金融比老金融更能收割社会价值,这样的价值导向是非常不好的,是违背主旋律的,今天科技技术被动挨打的局面就是全社会脱实向虚,短期套利的思想导致的,如果说中国第一市值的企业还是金融,那么怎么和我们的从事实体、技术领域的企业家和老百姓怎么交代,我们社会发展的技术核心问题该怎么解决?我们还要不要、能不能实现祖国的伟大愿景?房地产业的今天,必然是金融业的明天。金融不能也不该再靠许可和用户垄断、监管不对称、政策保护进行疯狂套利了,这是信号,如果再不确信,说白了,主板证券注册制,基金、证券、保险和资管业的开放,是吹响金融变革和新起航的号角,如果要再加一个时代的标记,19年是中国现代金融变革的起点,时代已开启,金融经营不仅要心存敬畏符合规律,还要有科学素养推进健康发展。

 

四、总结

 

     1. 牢记的时空背景:中国面临硬核技术发展、经济和社会平稳向好、金融系统性风险化解和金融的核心功能的效率实现是未来10年我们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金融业的发展变革需要以此为初心;

 

     2.过去10年新、老金融的创新变革在金融的社会核心功能的发挥上基本失败,即没有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也没有较大改善社会融资的分布均衡性,虽然在次要功能上做出了贡献,却同时也加剧了社会治理的矛盾。

 

     3.金融还是金融,对待金融科技不要神化,平常心看待,就像自己站在信息化时代看工业化时代技术,或者就像工业化时代看蒸汽时代的技术,而不是站在工业化时代看信息化时代那样,目前并没有真的无法超越你认知能力的金融科技技术,今天的金融业如果任何存在迷信一个应用技术体系的思想存在,绝对不是技术太牛比,而是自己的金融科学素养不足了,提升第一性原理思维,耐心的倾听和思考,加强数理工程、用户思维和金融本质规律的沉淀最为关键。发展的方向依然是通过提升全链路(监管、银行、市场、服务)的生产力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和资金流动的均衡性,这是整个金融业未来10年的方向和路径,脱虚向实是我们不得不去克服的关键矛盾。

 

     4. 中国金融业会使用宏观调控和市场化两支手来推动市场的变革和发展。任何违背经济发展的金融操作都不可持续,短期套利并无法长期成为常态,中国的金融变革必然是加速的,中国金融业的市场化必然是加速的,19年是中国开启现代化金融的起点。

 

     5.蚂蚁上市波折揭示了中国金融在烟囱式和多元化监管的弊端,也暴露了传统金融业能力落后、市场化经营不足和经营思想进化懒惰的事实,更揭示了中国金融改革和调控的方向和决心。蚂蚁的委屈是对手真的太弱,他有如八国联军热兵器对抗清军冷兵器的酸爽,导致它忽视了中国国情已然变化。

 

      6.中国的金融环境已经变化,市场的竞争变化开始发酵,中国资金市场和融资市场的市场化完善迫在眉睫,只是为了缓解中小银行的突然休克及其影响,而利用宏观调控的手段主观上设置了路径,采用缓解疗法逐步推进,但是一旦社会和经济的发展要求加剧,市场竞争的准备度具备,中小银行的消亡或兼并时代就会来临,我认为按经济的发展愿景需要,这个时间点不会超过8年。中小银行特别是区域性腰部银行如果不开启战略变革,那么他的生存状态最为艰难。

 



推荐 5